河南水文信息网  |  加入收藏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学习园地 » 学习园地 » 正文
 

编外“哨兵”的坚守 ------刘学勇

发布时间: 2022-02-17 16:03:12  浏览次数: 139

    在数十年甚至近百年的雨量数据观测记录史上,收集降水资料基本都是人工量雨完成,遇上大雨暴雨,就要昼夜不停的量雨、用特指的代码拟电文、跑到邮电所发报。时间久了,慢慢地干出了感情,干不动了就交传给下一代,一干就是几年、几十年,这些人就是遍布各个雨量站点的委托观测员。

    委托观测员一般为具有一定文化程度、有责任心靠得住的农村人,他们不是国家在编职工,但他们和水文职工一样,为防汛决策提供水文信息,为保持水文资料的完整性做出重要贡献,他们对雨量观测的认真、执着,诠释着水文人“求实、团结、奉献、进取”的行业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水文人砥砺前行。

    “陪嫁”的雨量器

    “如果不同意我带走雨量器,我就拒嫁。”说出这施以威胁话的,正是时年21岁的凤凰雨量站观测员赵何玲。

    赵何玲现年47岁,稍有些文化。曾经是位于峪河上游、山西省陵川县古郊乡凤凰雨量站观测员。1992年17岁的赵何玲当上了凤凰雨量站委托观测员,一干就是四年,四年间她对量雨工作有着深深的感情,冥冥之中感觉一辈子可能就舍弃不下了。21岁那年她要嫁人了,想把量雨这事带走,一是怕别人干不好,二是不想分开,便把想法告诉父母,但父母坚决不同意,主要原因是她父母了解她的秉性,知道她对量雨绝不允许出现差错的较真劲。平时无论在外干什么,只要突然下雨,就往家里跑,绝不允许耽误2个小时就量一次雨量这“正事”,父母怕嫁过去后为此事引起家庭矛盾。但她执意要带走,她爱人起初不理解也不同意,她便偷偷的施以威胁,如果不同意迁走雨量筒就拒嫁,最终她爱人只好妥协。于是两口子在结婚前两天硬化基础、安装好了雨量筒。结婚当日亲朋友好友纷纷去房顶观看少见的雨量筒,笑称是陪嫁的“嫁装”。

    赵何玲做委托观测员近30年,无论量雨还是量雪,她都能按上岗前的培训要求,一丝不苟认真观测,执着地守候着那份坚持。现如今,雨雪量观测也由过去的人工观测转变为自动雨雪监测,委托观测费也没有了,但只要通知需要对比校验,尤其是冬天降雪时,她依然会完成人工观测。为了确保观测准确,赵何玲常常会爬上屋顶擦洗和检测雨量筒、太阳能板,打扫四周的卫生。

    “喊报”的古郊夫妻观测员

    古郊雨量站在山西境内,是全年观测站、报汛站。观测员郎香玲1960年生,1980年20岁的她经过水文职工高为礼、齐光明等简单培训后就担起了重任,慢慢地在她的感召下,爱人郎国强也加入这项量雨、拟报、发报工作。郎国强1960年生,高中文化程度。每当降水时,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们两口一定会准时出现在雨量器前,按往常的熟悉的流程,换储水瓶、量雨量、填记录表、编译电码,再披上雨衣、装好电文,急奔乡邮电所。1982年的一个夏天,刚刚还是艳阳高照,突然就阴云密布暴雨如注,郎国强和往常一样怕雨湿到报文,一层层的包好报文装进衣服最内层,踩着泥泞的山路奔向两公里外的乡邮电所,距邮电所一步之遥时,被一条30多米宽的河沟挡住,平时都是蹚水过去,但此时上游降水强度大流速快,根本趟不过去。于是他急中生智,喊通对岸的村民,就这样他“喊念”报文,让对岸的人记下,然后交到邮电所将报文发走。多次出现趟不过河的情况后,他认为“喊报”这法儿不错,就带上烟去邮电所商量,请求邮电所所长,以后再遇暴雨,就让邮电所职工出门到河边“接报”。刚开始邮电所所长不同意,后经不住多次缠磨,同时也被郎国强的诚心和认真负责担当精神所打动,最终同意。

    就这样,每每暴雨时,邮电所职工就会按四段制发报标准既8时、14时、20时、4时和暴雨加暴双时点出现在河对岸,抄记着观测员郎国强大声的“喊报”:P 36460……就这样妻子郎香玲负责量雨,老公郎国强负责跑腿发报,这一干就是近40年,多年来,从未出现过雨量缺测漏测迟报错报现象。

    据郎国强回忆说,1996年前,国家对观测费涨了好几次,其中包括发报文费、电话费,虽然不算高,但在当时来说很不错了,可以补贴家用。2003年左右,河南省新乡水文水资源勘测局给配个手机,再后来又配给了个能输入报文编码的电话机,这样雨情报汛在家里就可以完成,大大减少了劳动强度。郎国强激动的说,自从2013年遥测雨量站装到我家屋顶,雨量自动发走,更准确更快捷了。

    据郎国强回忆说,1981年刚开始干时,委托观测费一个月不到7块钱,1988年左右一个月涨到近12块,其中包括发报文费、电话费,虽然不算高,但在当时来说很不错了,可以补贴家用,我们也很高兴。2003年左右,新乡水文水资源勘测局配给个手机,再后来又给了个能输入报文编码的电话机,这样雨情报汛在家里就可以完成发报,减少了劳动强度。郎国强激动的说,自从2013年遥测雨量站装到我家屋顶,雨量自动发走,更准确更快捷了。

    病床上不忘量雨的“老别”

    “量雨量雨,2小时量一次雨,谁量雨了”,这是1996年夏天的一天,别秀云被撞伤住院,刚好这天晚上突降暴雨,别云秀迷迷糊糊中被狂风暴雨惊醒,脑海中首先想到并急喊的话。直到她爱人告知她,是她儿子回家量雨了,才如释负重。

    “老别”叫别秀云,是原阳县大宾雨量站观测员,因为她做事一向负责认真,朱付村水文站现已退休的职工王天平、关玉新等同志,以前每年检查指导雨量站时都喊她“老别”。别秀云1939年生,担负雨量观测任务近40年,40年来她细心、认真负责,很少出现差错。为了做好雨量观测工作,她跟在乡政府工作的爱人养成了每天收听天气预报的习惯。每当降雨来临前,她都要提前检查一遍雨量观测筒。刚开始干时,遇到夜间刮大风、下大雨,家里经常停电,她总会提前准备好手电,备好煤油灯。为了解决有事外出不能按时观测的情况,她就教会了爱人、儿子儿媳,回来查看报表记录,直到没差错才放心。九十年代初,别秀云家房屋改造,她首先考虑的是雨量测报工作,当时时兴盖尖顶瓦房,当时为便于安装仪器及上下楼观测,别家都盖尖顶瓦房,但她家盖平房。2005年别云秀年事已高且行动不便,将雨量观测这项工作顺利完成“母传媳”。

    委托观测员们的“热情”

    七八十年代,受交通不便影响,每年水文职工对委托雨量站的汛前检查维护非常不便。据退休职工郭有明、王天平讲:辉县以及山西境内的所有雨量站点检查一遍,至少得二十多天,大多是推着自行车上坡,骑着车下坡。有时候全靠走路,运气好时,碰见好心的顺风车司机能捎上一段;平原地区的雨量检查相对稍方便些,但也得卡着点倒汽车,下车到乡村观测员家还需要走老远的路,所以赶到观测员家时间很不准点儿。赶上饭点,观测员家人就赶紧张罗着打水洗脸盛饭,围坐在一起有啥吃啥;赶到晚上,观测员家人必定留宿吃饭唠嗑。几十年的雨量观测,观测员及家人对水文人已有了深厚的感情,早已把水文职工当成自家人了。

    2010年10月23日,河南省土壤墒情及地下水自动监测系统一期工程建设,水文职工刘学勇、王艳鹏同北京绘图公司孔繁海等人在封丘县黄陵镇黄陵村张玉海家的田地里安装调试设备。13:30左右,张玉海农田干活回家路上看到我们喊问:今天来装啦,吃饭了没有。我们回答:马上装完了,装完就去吃。大约20分钟后,张玉海给我们提来八瓶啤酒、八个烧饼、两荤两素四个菜,把我们四个大老爷们儿感激地直想掉眼泪。待我们回过神来,喊他一起吃时,他已转身离去并答道,家里做好了,家里做好了。

    张玉海1950年生,1973年从部队转业到家,1975年从事黄陵雨量站观测任务,从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到须发皆白的耄耋老者,将半生都交给了水文事业。这坚持是认真的,执着的无私,这样的坚持或者坚守,一定有一种力量在促使着他。用张玉海的话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政府把这任务交给我,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这荣誉大于物质大于生命,咱就得尽职尽责。

    白发细数着年轮,皱纹诉说着故事。许许多多的雨量观测员从青年到中年到老年,从上辈传至下辈,或为贴补家用的观测费或出于对水文量雨工作的热爱,但在那特定的历史年代,都在默默做着平凡的雨量观测工作,这样的事例很多很多。如今科技迅速发展,遥测雨雪数据自动采集自动传输,坐在办公室打开计算机就能看到时时准确的雨量信息。但让我们记住也让水文历史记住那些编外雨量委托观测员们吧!

    (作者单位:河南省新乡水文水资源勘测局)

 

本文相关信息

本文暂无相关信息!

新乡水文水资源测报分中心版权所有
电话:0373-3803607    邮编:453000   E-MAIL: